<div id="5tlv6"></div>

    <sup id="5tlv6"><meter id="5tlv6"><video id="5tlv6"></video></meter></sup>
    
    
    <sup id="5tlv6"><meter id="5tlv6"><video id="5tlv6"></video></meter></sup>

      <sup id="5tlv6"><meter id="5tlv6"><video id="5tlv6"></video></meter></sup>
      <div id="5tlv6"></div><delect id="5tlv6"><address id="5tlv6"></address></delect>
      <em id="5tlv6"></em>
      
      
      <sup id="5tlv6"><menu id="5tlv6"><form id="5tlv6"></form></menu></sup><delect id="5tlv6"></delect>

        <sup id="5tlv6"></sup>

        平安銀行的不良資產經營術
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8-02-05 瀏覽次數:



        導讀:

        為對不良非標資產定價,平安銀行的策略是搭建撮合交易平臺。目前,平安銀行總部資產經營已對接平安集團內部的平安金服、平安普惠等15家專業子公司平臺;對外搭建集團外平臺約106家。平臺類別涵蓋資產管理類、保險資管類、股權并購類、行業龍頭企業類、資產交易類和債權交易類6大類、正在推進的項目103筆,覆蓋202.48億債權金額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“特殊資產經營應回溯資產變遷的前世今生,發現價值,從而制定適宜的策略。”平安銀行特殊資產管理事業部資產經營部總經理許紅輝表示,平安銀行建立特殊資產的產品體系,有自己的特殊資產工具包,鼓勵業務團隊多做撮合、多做盤活、多利用平臺。

        即是,“從清收到經營,從分散到集約”,通過經營管理思路的改變,實現經營策略的改變。通過搭建各類資產處置平臺、資產撮合平臺、行業交易平臺,高效集約推進不良非標資產定價、轉讓的問題,以及小微企業處置成本高的情況。

        對于不良債權,“我們內部要求‘洗蘿卜’,把債權債務關系梳理清楚。”潔凈的不良非標債權平臺撮合轉讓方能獲得較高定價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以撮合交易平臺為不良非標資產定價

        特殊資產經營的目的之一,是提高不良資產的現金回收率。若抵質押物為土地、收益權等債權,通過撮合交易,引入多方競價,公開、真實揭示資產價值。

        平安銀行特殊資產管理事業部西部中心總經理項國慶表示,“西部地區的不良資產形成較晚,交易資產主要是土地,其次是能源礦產、采礦權和原酒等產品,此外還有一部分股權。有了可供交易的不良非標資產,接下來就是要把它賣出去。平安銀行特殊資產經營中,首要策略是‘建平臺,重撮合’,通過撮合交易平臺——而不是打包轉讓,為不良非標資產定價,以獲得比被動拍賣清收更高的價格。”

        非標資產流動性較低,這使得其定價困難,尤其是原酒等行業垂直領域,撮合交易并非易事。

        “比如原酒是一個非常小的圈子。四川提供全國70%的原酒供應。有一家原酒廠自建生產線導致現金流困難。作為債權銀行,原酒是這筆貸款的抵質押物,銀行以自己名義拍賣原酒會大幅折價,但通過倉儲方、客戶方分成銷售原酒,就取得了比較好的回收效果。”平安銀行特殊資產管理事業部成都分部總經理何文表示。

        “撮合交易是很難,因為這是單向需求。大部分需要債務人自己腦袋開竅,主動去找需求方。”平安銀行特殊資產管理事業部華南經營中心總經理曹立新表示。

        為對不良非標資產定價,該行的策略是搭建撮合交易平臺。目前,平安銀行總部資產經營已對接平安集團內部的平安金服、平安普惠等15家專業子公司平臺;對外搭建集團外平臺約106家,全面建立與投資機構、交易平臺和龍頭企業的總對總合作關系。平臺類別涵蓋資產管理類、保險資管類、股權并購類、行業龍頭企業類、資產交易類和債權交易類6大類、正在推進的項目103筆,覆蓋202.48億債權金額。

        比如,寧波經營分部某住宅類不良資產房地產項目,存在招商渠道少,資產推介難。經由平安銀行總部經營部運營團隊通過撮合平臺篩選大型地產商,吸引了多家國內知名大型地產商前來接洽,最終實現由總部撮合接盤的地產商最終承接。今年7月,該項目以成交價12億元(溢價約2億元)收回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投行化手段破解中小企業不良

        “長三角地區20%的不良資產是通過企業重組進行處置的,”平安銀行特殊資產管理事業部華東中心總經理潘瑞才表示,“原來銀行是‘要債’的,現在要轉向經營。”

        2010年之后,隨著宏觀經濟增速回落,中小企業尤其是外貿型企業受到較大沖擊。中小企業融資的一大特點是抵質押物不足,在沒有足夠抵押物的情況下,銀行往往選擇“無擔保不貸款”,由此形成“擔保鏈”。一旦單家企業違約,將會通過擔保鏈逐層放大。加之受到數年前“鋼貿”案影響,長三角地區不良率一度高發。

        中小企業抵押物不足,若強行“硬回收”則勢必影響債權銀行的資金回收率。地方政府因不愿意本地區中小企業大規模破產倒閉,會由政府成立幫促辦、處置辦或成立救助基金,與銀行一起解決和救助只是遇到暫時困難的小企業。

        “(特別是)有些企業產品不錯,但只是現金流不足,遭遇銀行抽貸,對企業影響較大。銀行會根據政府救助對象、當地信用情況等開展救助。”潘瑞才說,按照不良資產處置的“小雞理論”,要根據“人品、押品、產品”情況選擇企業對象,把小企業養大,對其實施重組措施。

        他表示,企業選擇上,需考量實際控制人是否信用較好、產品是否有競爭力;企業所在地的信用環境、政府的支持力度等情況。

        “本質上使用投行化手段解決不良清收問題”,潘瑞才說,這需要債權銀行動作聯合一致,不能收貸、壓貸;需全面考量企業上下游關系,從全行業產業鏈角度梳理供產銷關系。幫助企業引入好的經營主體,實現化解原不良資產的清收問題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批量處置“搶收”小微不良

        一般而言,銀行對小微企業融資,由于其無抵押物,多以個人經營性貸款的方式發放信用貸款。一個廣泛流傳的數據是,我國小微企業的平均壽命為3年-4年。這使得小微企業形成的不良債權更易滅失。

        “小微企業的不良資產特點是形成速度、遷徙速度特別快,需要搶收,時間越短的不良的清收相對越容易。”平安銀行特殊資產管理事業部華北中心總經理張業軍表示,小微不良類似于“冰棍”,需要快速處理。比如,平安“貸貸卡”是信用貸產品,一旦發生不良后,清收成本非常高。

        對小微不良而言,“清收難度最大的因素是失聯”,張業軍說,對此需借助集團和外部的大數據平臺,以及委外機構修復失聯信息。

        一般而言,小微不良由于規模小且分散,處置流程需要批量處理。一方面,通過批量司法訴訟鎖定債務債權關系,其邏輯在于,根據相關法律,向法院請求保護民事權利的訴訟時效為二年,通過訴訟可將債務關系轉為司法判決。另一方面,對原貸款產品轉化,將短期產品逐漸壓縮為長期產品。此外,對于騙貸、惡意欠貸者,由執行法院錄入和審核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,失信人將無法乘坐高鐵、飛機等交通工具。

        張業軍表示,該行會利用大數據分析客戶資產流向,同時,與律所等委外機構合作,利用委外機構的專業知識和影響力來促成清收實現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 

        国产黄色片